主页 > im钱包 > 沙尘翻过秦岭入川

沙尘翻过秦岭入川

imtoken官网下载 im钱包 2023-12-16 18:50

根据最新天气消息,4月20日开始,北方的沙尘翻过秦岭入川,四川也将迎来沙尘暴,四川的小伙伴要注意防范,下面大家就和水往笔记网小编一起了解一下沙尘翻过秦岭入川,2023年沙尘暴什么时候结束。

沙尘翻过秦岭入川

今天(20日)午后开始,北方的沙尘突破秦岭-大巴山进入四川。四川北部的广元在短短2个小时里PM10浓度从12时的98微克每立方米直线陡升至14时的602微克每立方米,AQI直接“爆表”。

中国天气气象分析师石妍表示,目前四川北部已出现降水,出现泥雨的可能性较大;好消息是,由于降水沉降作用,沙尘不会深入太南边,像成都的朋友就有望能躲过沙尘。

北京迎大风降温沙尘,最高气温降幅10至12℃

北京市气象局20日通报称,受强冷空气影响,北京地区于19日夜间迎来大风、降温过程,伴有沙尘天气,已发布大风蓝色预警信号,气温明显下降,预计本轮天气过程将于21日结束。

北京市气象台首席预报员杜佳表示,20日白天,北京有4、5级偏北风,阵风7、8级,至21日下午仍有3、4级偏南风,阵风6级左右。受上游沙尘输送及本地大风扬沙共同影响,沙尘天气于19日夜间开始影响北京市,能见度最低降至2至6公里。

大风天气还带来气温的明显下降。“48小时最高气温降幅达10℃至12℃。20日至21日,北京白天最高气温下降至15℃至21℃,夜间最低气温为8℃至12℃。”杜佳说。

沙尘天气按照地面尘沙是否吹起、水平能见度等因素,分为浮尘、扬沙、沙尘暴、强沙尘暴、特强沙尘暴等不同类别。中国气象局气象宣传与科普中心介绍,形成沙尘暴需要满足三个条件,其一,作为动力源的大风;其二,作为物质基础的沙尘源;其三,使沙尘扬卷得更高的空气不稳定条件。

今春缘何感觉风沙多?杜佳说,数据统计显示,进入3月春季气温回升迅速,北方沙源地开始解冻,但降水较少,同时北方冷空气活动仍然频繁,大风天气多发。

另据中国气象局消息,受冷空气及大风影响,19日至20日,新疆南疆盆地和东部、内蒙古大部、甘肃、宁夏、陕西北部、山西北部、河北北部、北京北部、辽宁中西部、吉林中西部、黑龙江中西部等地有扬沙或浮尘天气,其中,新疆南疆盆地、内蒙古西部、甘肃河西等地的部分地区有沙尘暴,局地有强沙尘暴。

气象部门提示,大风沙尘天气发生时,应远离高大建筑物、广告牌、临时搭建物,谨防高空坠物,老人儿童及患有呼吸道过敏性疾病人员尽量减少外出,户外活动需戴好口罩做防护。

或进入新的沙尘暴活跃周期

4月19日,甘肃多地出现大风沙尘天气,酒泉、白银等地发布沙尘暴黄色预警。航班出行服务APP飞常准发布的信息显示,当日,兰州中川机场能见度400米,至中午12时,返航、备降航班超过100架次。

沙尘暴是干旱和半干旱地区的常见气象灾害。强风就像“扫地机器人”一样,将地面大量的沙子和灰尘从干燥土壤上卷入大气,将它们带到数百至数千公里之外。沙尘天气强度通常以水平能见度区分,由轻至重依次分为浮尘、扬沙、沙尘暴、强沙尘暴和特强沙尘暴5个等级。浮尘或扬沙天气的水平能见度在1公里至10公里之间,沙尘暴水平能见度小于1公里,强沙尘暴水平能见度小于500米,特强沙尘暴则小于50米,俗称“黑风”。

文献资料显示,全球沙尘暴两大主要源区是以撒哈拉沙漠为主体的非洲沙漠和亚洲区域。亚洲地区有三个主要的源区,分别是蒙古国、中国西北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和周边区域,以及位于中国内蒙古西部以巴丹吉林沙漠为主体的源区。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张小曳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中国北方有着170多万平方公里的沙漠区域,而邻国蒙古南部也分布着30多万平方公里的戈壁和沙漠,因为这些沙源地的存在,中国是世界上受沙尘暴天气影响最深的国家之一。[!–empirenews.page–]

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的学者在4月发表的最新论文中指出,中国沙尘天气传输主要有5条路径,其中西北路径较为复杂、覆盖面积最广。它始于境外的蒙古国与境内沙地(包括内蒙古西部乌兰布和沙漠、库布齐沙漠),随着冷空气自西北向东南行进,将沙尘输送到西北、华北、黄淮、江淮等地。并且,西北路径也是造成国内历年沙尘天气最主要的输送路径,占20多年来沙尘天气的38.5%。

生态环境部3月召开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生态环境部大气环境司司长刘炳江介绍,今年3月以来,国内沙尘天气偏多,一是因为下垫面利于沙尘活动。2022年蒙古国降水较20年同期偏少,沙源地植被覆盖较差;而且,3月以来,蒙古国南部和中国西北地区,气温较常年同期偏高5~8度,这导致冻土层沙土快速融化,同时沙源地基本无降水,地表无积雪覆盖,导致大范围地表裸露。

二是气象条件有利于沙尘传输。今年蒙古气旋强度偏强、冷空气活动较多,在冷空气东移南下过程中,强烈的大风,为沙尘粒子的卷扬进入高空提供了有利的气象条件。

过去40年,中国北方地区沙尘天气频率呈缓慢下降大趋势。然而,据国家气候中心气候预测室数据,2018年至2022年期间,北方平均的沙尘天气总次数和沙尘暴次数都多于2013年至2017年的平均数。

2021年3月,北方多地遭遇沙尘暴的侵袭,当年3月16日,气象台对其定性为,“此次过程达到强沙尘暴强度,为10年来我们出现的最强沙尘天气过程”。根据生态环境部消息,那场沙尘暴中,北京市PM10浓度在短时间迅速上涨,1小时内涨了4倍,达到6450微克/立方米;城六区的PM10浓度更是达到8108微克/立方米。

“前几年,大家感觉沙尘暴越来越少了,以为沙尘暴消失了,但从两三年来看,沙尘暴天气这两年慢慢又多了起来,处于一个震荡趋势。” 国内一位大气科学学者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

几年频繁的沙尘暴天气,是否意味着我们进入了沙尘活跃期?对此,受访专家们表示还无法给出准确判断。“气候系统里面有个周期性的变化,但是这种周期性的变化现在实际上并不是特别清楚,基于几年的短期情况,很难判断出趋势。”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员吴成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张小曳认为,从季风活动角度来看,我们可能进入到了一个新的沙尘活跃期。他进一步分析说,冬季风有50~70年的一个大周期。中国1970年代这10年间,沙尘暴灾害比较严重,之后沙尘暴的发生处于下行趋势;大的周期当中,冬季风还有20~30年的中短周期,这一过程中,2002年北京出现过波及范围非常大的沙尘暴,此后风一直处于变弱的过程中。如果按照50年的周期来看,2020年代是一个新周期的开始。

吴成来也观察到这种变化。2018年以来,地表风速增强,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周期性的一个变化,但这还需要进一步研究。他说,由于整个沙尘源区的范围很大,具体到不同的区域,还要看当地地表情况、地理环境等,而这种不同区域的差别有时也会很大。

标签: